为什么我国原料资产程度仍然落伍?

饱受了几十年的军阀混战,抗日战争及内战,整个华夏大地满目疮痍。饱受了几十年的军阀混战,抗日战争及内战,整个华夏大地满目疮痍。除了东部和内陆核心城市有一点钢铁、煤矿、纺织、机械制造业外,大部分地区基本上是一片空白。

  中国的资产就是在这样一个百废待兴的时代艰难起步的,不靠殖民主义、帝国主义和战争,而真的是靠着中国人民节衣缩食积累资产资金,自力更生,发愤图强,一步步实现了中国资产在废墟中的崛起。中国起先了历史上前所未有的资产化进程,在能源、冶金、机械、化学和国防资产领域,陆续伸开了“156项”(实际完成150项)重点工程。到1957年底第一个五年计划断绝时,“156项工程”已开工135个,其中建成或部分建成投产的68个。

  到1959年建国十周年时,我国钢产量由世界第26位升至第7位;煤、油从第9位升至第3位;发电量由第25位升至第11位。正是因为这“156项工程”,中国的资产化从此起先建立起来,中国也正式起先从一穷二白的农业国迈向资产国。美国最顶尖的原料学家全是中国人美国汤森路透集团发布了全球顶尖的100位原料学家名人堂榜单。在这份依据过去10年中所发表研究论文的引用率而确定的最杰出的100名原料学家榜单中,共有15位华人科学家入选,其中榜单前6位均为华人,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杨培东位居第一。

  

按本科院校划分,上榜的15位华人科学家中,来自中科大的有7位,来自大陆其他大学的有3位,来自台湾地区大学的有2位,而由美国大学成就出来的有3位(分别为台湾留学生、自台湾移民后裔、自香港移民后裔)。为什么这些来自中国的人才,结尾都选择了留在美国?中国的原料资产、制造程度何时才能走在世界前列?事实上,全始全终是令人痛心的一点。

  中国制造业发展中普遍存在“心脏病”太重集团榆次液压资产有限公司副总、高级工程师陈群立说:“我国液压资产的规模在2017年已经成为世界第二,但产业大而不强,尤其是额定压力35mpa以上高压柱塞泵,90%以上依赖进口。

进口意大利hawk霍克高压柱塞泵可以说,高压柱塞泵是鲠在我国装备制造业咽喉要道的一根‘刺’。高性能的柱塞泵,美德日等国外4家龙头企业占领中国市场70%以上份额,在技术方面却对中国周详封锁。

  ”高压柱塞泵是高端液压装备的核心元件,被称作液压系统的“心脏”。液压系统是装备制造业的关键部件之一,一个完整的液压系统由5个部分构成,即动力元件、执行元件、控制元件、辅助元件和液压油。高压柱塞泵属于动力元件,我国国产大飞机c919试飞成功的紧要功臣之一,中国二重生产的国际最大的8万吨级模锻液压机,其高压柱塞泵就是进口美国的产品。

  我国的坦克、装甲车等军工机械,绝大多数使用的是进口高压柱塞泵。这些进口的液压泵,每台价格都在20万元以上。而这些液压泵的更换和维修,都会受到外国公司供货周期和提供服务的牵制。其实,这种现象(中国厂商出产品或者商业模式,少数发达国家出资产母机和撑持技术的现象)是中国制造业发展中普遍存在“心脏病”的一个表现。今年的复兴事件,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不过,复兴事件发生后,媒体观察的视野从部门逐步看到整体产业,从个别问题扩散到一般问题。对制造业发展来说,这是好事。

中国“卡脖子”的领域一大半是原料问题近年来,中国在科研领域的发展很快,但中国科技被“卡脖子”的领域,一大半都是原料问题,这说明中国原料资产程度确实还很落伍。“卡脖子”技术产品和目前领先甚至垄断的国家:“重科研,轻应用”中国原料强与弱的言行相诡在中国原料产业中,有一强一弱两个比较言行相诡的现象不得不提。

  一方面我国科研人员近十年来在世界闻名原料领域学术期刊上发表的文章数不胜数,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恐怕都令任何一个国家感到汗颜,其中包括美国、日本和德国。

  

2006年我国研究者发表的原料科学论文就早已高于美国可另一方面,我国的原料制造业的地位绝异国达到傲视群雄的地步。

  与美国原料制造相比,我们处于总体上的弱势地位。在传统金属原料上,我们与德国和日本这两个传统原料强国间也还有一定差距。同时还有另一个比较滑稽的现象。其实,我国原料资产目前的程度还比较差,正是需要有志青年大展身手的时候,但在“知乎”等青年学子扎堆的网络论坛上,劝退“伪化生”的言论层出不穷,原料学科就是被劝退的重灾区之一。

  这些乍一看言行相诡的现象背后,其实有一个非常合理的解释。就是我国繁荣的原料研究背后并异国撑持起相应体量的资产应用。在这样的情况下,大学发表的原料论文和成就的人才越多,就业的形势就越严峻,学生就业的待遇也就越差。造成这一现象的了当原因是“重科研”“轻应用”的学科发展思路。在多发论文,发好论文的指挥棒下,我国科研人员更热衷于研究新奇原料,摘取这些“低垂的果实”,而这些成果可能几十年内都难以进行资产应用。

  而在国际学术期刊主编的口味影响下,中国原料科研人员热衷于研究国外的学术热点。这样的研究,纵然能做出一些成果,还是不免为他人做了嫁衣裳。想解决原料行业领域的这些问题,必须要有高瞻远瞩的顶层设计和合理科学的产业布局。这样的布局必须是在中国现阶段国情下各行业联合的集约化布局,而且还应该有一定的弹性,可以随时针对变化的情况进行把资源向急需研发也能研发成功的领域召集。

  在原料行业外,我国目前也还有许多资产部门,甚至是关键资产的原料问题异国完全解决。同时,作为世界市场竞争中相对弱势的一方,我们也异国资金和人才方面的优良优势,未来,我们只有不断转变优化思路才能实现弯道超车。这么多人才为何不召回?这么多中国科学家都选择了美国国籍,我国又采取了哪些努力来召唤这些人才呢?据《环球时报》称,中国近年来正加大力度,通过经济上的刺激措施、提供优良的发展前景等方式吸引许多在美从事过国防科研的中国科学家归国,并称这种努力已经取得了不少回报。

  美国问题研究专家表示,事实上,很多华裔科学家愿意回国,本身是中国飞速发展的结果,中国甚至可以提供比美国还要好的待遇,而不像当年杨振宁的实验室比中国所有的加一起都要好,这种情况下科学家自然愿意回国。其实这种情况不只存在于中国科学家当中,其他国家科学家也有类似的。美国现在是人才过剩,许多科学家并不只寻求福利待遇,也需要成就感,自然想要回到祖国谋求机会。

  据称,中国上游吸引回国的科学家通常是之前供职于与美国核武器项目和其他尖端武器研究有关的实验室,包括美国原子弹的发源地的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在美国核武计划中起关键作用的加州劳伦斯利弗莫尔国家实验室、美国航天局及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和波音公司等军火制造商等。有“知情人士”透露到,这些科学家回国后,参与了超音速武器开发、激光武器研制以及新型潜艇设计,“中国潜艇的强壮噪声问题有望解决”。

  同时,美国政府也已意识到人才流失问题,尽管美国看起来不缺少人才,但他们也不想让人才流入中国。美国虽然不好明面上制止,但背地里就不好说了。就像2008年那一次,在美中国科学家“数学天才”任伟在准备回国时无意死亡,死因不明,美国称其为自戕身亡,但任伟家属都知道,其精神向来平常,人际关系也无波折,临回国时心情很开心,又怎么会蓦然自戕。

  所以真实的死因,大家都心知肚明。众所周知,我国的原料制造业与美国相比处于总体上的弱势地位。在传统金属原料上,我国与德国和日本这两个传统原料强国间也还有一定差距。为什么中国大陆能成就出全球顶尖的原料学家,可自己的国家原料资产程度那么落伍呢?这是原因这些顶尖的华人科学家大多选择了美国国籍并留在美国工作。科学不分国籍,但科学有专属。

  近些年,随着国家对科技的高度注重,回归祖国的科学家越来越多。以上原料科学大咖已慢慢在国内合作建立的实验室或者研发研究所,有的机会也有回国的打算。搜索复制